您的位置:校园情色
校园的另类模特

校园的另类模特

>校园的另类模特

  林娜来自上海的一个富裕家庭,大学二年级时,她便成了四川大学校花队的一员。俗话说:好女孩往往爱上坏男孩,我和林娜的恋爱正是这样的。随着爱恋的深入,我俩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小屋,我们称它叫爱的小屋。就在这间温馨的小房间里,我发现林娜原本清秀的面庞竟然隐藏着可怕的野性。
  她那清纯的大眼睛不知迷倒了多少校园诗人,而也是这双眼睛,在我们的小屋里,常常闪着狂野的微光。
  我们的性爱是丰富多采的。有一次,在相互的狂热中,她突然把她的脚伸向我的唇,强行把脚趾伸进我的嘴,我的嘴被她的脚胀得欲裂开一样。事後,我捧着她的脚仔细看时,发现这是一双绝美的脚:39码,脚趾纤长而略微丰满;脚底肉红,脚背细腻;优美的曲线透出诱人的肉欲味。
  她见我如此着迷,柔声问道:「阿拉的脚好看吗?」我点头。
  「你愿意每天都吻它?」她挑逗地问。当我说愿意时,她得意地笑了。
  林娜每月都收到上海汇来的2000元生活费,加上我每月收到的1200元,我们的小日子过得很好。
  有一天,林娜兴奋地告诉我:她要到学校绘画班当人体模特,问我答应与否。我说她并不是我的私有财产,她有自己的自由。
  我知道她潜意识中很希望把自己诱人的胴体展示给陌生人看,这会让她兴奋不已。
  她第一次当模特那晚上,我隐约感觉到其中有可能隐藏着性的成分。
  我们平日里并不约束对方,只要事後告诉对方我们与别人做了,怎麽做的。
  那晚她从绘画班回来时,我们做爱更加疯狂。即使林娜不说什麽,我也知道:正是在陌生人面前的赤裸,让她与我做爱时更投入,她的叫声和动作也更狂野更放荡。
  绘画班有十五个学生,是男女混合的,一个老师。每晚林娜按时到达。那个老师对学生们讲几分钟,然後让林娜出来,把她安排在一个台阶上。他让林娜随便摆几个姿势,选取一种他认为较为适当的,林娜便静静地在台阶上持续一个小时。
  这样的工作过了两周。星期五晚上,林娜从绘画班回来,告诉我有一个学生向她请教问题。
  那个学生大约22岁,名叫鹏子,他不能把握住她身体的某一部位。这是一个初学艺术人的通病,他们的灵感常常不能把握一点什麽。有的人不能把握住脸,有的人不能把握住手、脚,而有的人却难以把握住手指、脚趾。因为人体构造的特殊性,对部位的光影勾勒更是困难。
  当鹏子找到林娜时,她正在换衣。鹏子并不觉得尴尬,毕竟林娜已经在学生们面前裸露了两周。
  林娜问他有什麽问题,他咕哝着说自己不能把握林娜身体的一个部位。林娜问他具体是哪一个部位,他回答说是脚。
  林娜又问他怎麽样才能对他有帮助,他反问她可否让他对她的脚进行一次特写,以便他能很好地抓住灵感。
  林娜故意犹豫了一会儿便答应了。然後她告诉我,明天鹏子要到我们小屋里来,请我暂时离开一个小时左右。
  林娜说最後一句话时盯着我的眼睛,我发现她的眼睛中有着难以掩饰的兴奋,似乎有性的乐趣。她柔声说她知道我一直有特殊的欲望,现在有机会实现了。
  於是,第二天,在林娜的安排下,我认真地把她的脚涂了一些金属色趾甲油。然後忍不住从她後面做了一次。晚饭後,急促的敲门声告诉我鹏子来了。打开门,自我介绍道我是林娜的男友。然後说我有事不得不离开一个小时,我吻了一下林娜便走了。
  林娜事後告诉我发生的一切:
  我离开後,她倒了一杯酒给鹏子,问他要摆怎样的姿势。鹏子环视四周,发现卧室有一个地方。他拿了一张凳子进去,请林娜脱衣,林娜开始脱去外衣和袜子。当鹏子发现她的脚趾涂了一层趾甲油时,他惊得向後微微退了一点。
  林娜问是否有什麽不妥,他说,在绘画班时,她的趾甲从没涂过油。
  林娜说可以擦掉趾甲油,不过需要鹏子帮助。然後她脱去裤子,说:「现在就和在绘画班一样了。?」
  林娜後来告诉我,她瞥见鹏子额头有点出汗,而且他的裤子根部有点隆起。她到浴室中拿了一些棉球和一小瓶趾甲油清洗剂,坐在凳子上,又叫鹏子过来坐在地板上面对她,让他开始清洗她的趾甲。
  鹏子盘着腿从在地板上,林娜把一只纤细而丰满的脚放在他大腿上。鹏子开始用棉球清洗她肉嫩的脚趾。
  当他浸湿棉球擦林娜的趾甲时,他用左手握住她肉感的脚掌。
  林娜问:「感觉怎麽样?鹏子,以前帮女孩子洗过趾甲吗?」
  鹏子的嘴有点乾涩,他回答道从没帮任何人洗过趾甲,但他又说这种事并不困难。洗完第一只脚的趾头後,鹏子开始洗第二只。林娜趁机装作不经意地样子张开大腿,这样鹏子可以完全看见她胀大的阴唇。他真的开始出汗了。
  当鹏子洗林娜的左脚趾甲时,林娜故意来回摇摆她另一条腿,好象借此可以让趾甲上的水份快一些干,实际上当她摇晃大腿时,她的两片阴唇在相互挤压,达到一种手淫的效果。
  洗完所有趾甲後,鹏子迅速站起来,在那一刹那,林娜看见他的裤子被顶得很突出。
  事後林娜告诉我,那时她就肯定鹏子的肉棒一定很大,这让她更加激动。
  鹏子到浴室扔棉球时,林娜起身把趾头剂放在一边。当她再次坐下时,她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很湿润,乳头也硬起来。这时鹏子手拿画笔站在她面前。
  「准备好了吗?」林娜问他。
  他回答说准备妥了。她便问他怎样开始。
  「其实我也不知道。」他说。
  林娜建议先进行脚的各种姿势特写,再象绘画班那样写生。他同意了。林娜用双脚推着凳子,把它放在鹏子双腿之间,然後坐在凳子一端,把左脚放在凳子另一端。这样,鹏子可以完全看见她的渗着水的阴部。
  林娜告诉我,那一时鹏子真的慌了神。
  她让他开始描绘。鹏子快速画完脚趾,但在画脚底时却花了一些功夫。
  五分钟後,他完成一幅,并把画给林娜。
  「不错。」林娜说。
  她问鹏子要不要继续画脚底,「当然。」鹏子说。
  於是,林娜转过身去,背向鹏子跪在凳子上,他可以看见林娜的屁股,但是她的阴部夹得很紧。
  当她保持这个姿势时,她听见後面的笔在纸上沙沙作响。
  林娜渐渐张开双膝,让自己跪着的姿势舒服一些,她的阴部在鹏子的眼中一览无余。同时,她听见鹏子发出急促的喘息声。
  当鹏子在描绘时,林娜回过头来,看见他的左腿根部有一小块湿点在漫延。
  「你没事吧?」林娜挑逗地问道。鹏子埋头画着,画完後,林娜从凳子上下来,顺势坐在他左边的沙发上,靠近他假装欣赏画,以便清楚地察看近在眼前的肉棒。
  「我可以看看你的画吗?」她问道,然後伸手去接他递来的画。她的指头不经意地划过鹏子那隆起的裤子。当她接过那些画时,她的右手垂下来放在她自己的双腿根部之间,在那里揉着。
  「真的画得很好。」她说。然後把画递过去,直接放在他的大腿中间。因为鹏子的肉棒坚硬地顶着裤子,那儿隆得很高,画从大腿中间落在地上。
  「哎呀,你那儿有什麽东西?看来要特别注意一下才行。」林娜性感地微笑道,把手轻轻地放在他的肉棒上。
  鹏子惊了一下,说她的男友随时可能回来。林娜笑着说不会,不用担心。
  她告诉鹏子,她想让他画一些非常特殊的脚的姿势。林娜让他站起来,而她自己坐在沙发上。她抓紧鹏子的裤子和内裤,一下子把它们脱至膝盖,那个绷紧的肉棒坚硬地挺在她面前。
  「你不想放松一下吗?」林娜说。在她的建议下,鹏子不再浪费时间,迅速脱下T恤,踢掉凉鞋。他俩在卧室里面对面地直立,相距一点距离,但鹏子那个胀大的肉棒在林娜的阴部揉着,他抓住林娜的乳头,林娜握住他的肉棒。
  他们深深地吻着,那个肉棒开始压入林娜的阴部。
  林娜进一步挺了一下,用手掌滚动鹏子的两个小球,鹏子发出快乐的呻吟。
  「我要尝尝它的味道。」林娜在他耳边低语。
  她蹲下身来,两手握拄鹏子粗壮坚硬的肉棒,张开她湿润的双唇,一点一点向自己嘴中塞进。鹏子努力坚持着,几分钟後,他挺不住了,感觉到要射时,他试着想从她嘴中拔出来。
  我的女友不并不放松,她用双唇紧紧地含住,把肉棒固定至她的喉部,鹏子一下子射了出来,一大堆液体塞得林娜嘴中满满的。我的女友一点不余地全部吞了进去。
  鹏子精疲力竭地坐在沙发上,林娜把画笔和纸拿来,放在沙发一边。
  「待会你按我说的去画,但是,我也要射。」她说。
  她让鹏子躺在沙发上,叫他张开嘴,然後坐在他脸上,将潮湿的阴唇对着鹏子的嘴。
  鹏子自动地用舌头舔着,从阴蒂到阴孔。
  当鹏子用嘴干着时,林娜自己操纵着她的阴部,用力把阴蒂和阴孔对着鹏子的嘴揉着,揉着。
  鹏子用中指揉着林娜的阴唇,他的舌头跟着中指舔着。突然他将中指塞进林娜紧绷的阴孔,而嘴继续吃着她渗出的液体。
  不到五分钟,林娜达到极度的兴奋,阴液流遍鹏子的脸。
  「回到原位工作。」林娜说︰「拿着你的画笔到这边来。」
  她躺在沙发上,一条腿放在沙上,另一只脚放在地上。
  「到这儿来。」她说,用她的右脚拍着沙发。
  当鹏子坐下来时,林娜一下子将右脚伸向他的嘴边,大胆地说:「舔它。」
  鹏子用手急切地握住她纤细的脚,用舌头舔第一次她的小巧的趾头,一个、两个,然後舔她的趾缝。
  一会儿,五个趾全部被含在鹏子嘴中,他用舌头在嘴里转着。
  林娜用手摸着自己的阴部,她换另一只脚给鹏子。
  当鹏子对另一只脚重复着舔时,林娜用那只被舔湿的脚去揉他的迅速挺起的肉棒。她用趾头顶着鹏子不断胀大的肉棒的头部,当鹏子舔完另一只脚後,她又用这只脚加入到第一只中,两只柔软的脚掌夹着那只肉棒,揉着。
  「现在开始画吧。」她说。鹏子不知道如何动手。这是他得到的第一次脚淫,他充分地享受着每一点感觉。但是,他试着画了,画林娜性感的小脚和被脚揉着的肉棒。
  後来我看见了他留给林娜的这些画。
  林娜敏感的小脚和丰腻的十个趾头不断地按摩着鹏子坚硬的肉棒。突然,他的画笔和画板掉在地上,用手压住林娜的十个趾头,紧紧地压着他的肉棒。林娜用手使劲地揉着自己的阴。一股白色的液体再次喷出,到处流着,但是大部分流在林娜的小脚上。他俩躺在那儿喘息着。
  五分钟後,林娜才有气无力地对鹏子说,这是她在绘画班上上的最有意义的一堂课,并告诉他我马上就要回来了。
  鹏子赶快穿上衣服,拿起画笔。他取下那些林娜脚的画、趾头的画、脚淫的画,把它们送给林娜,并告诉她不要让我知道了。他快速收拾好画笔和画板,对林娜说周一再见,然後匆匆离去。
  我回来时,从远处看见鹏子急匆匆地走着。当我回到小屋时,迎接我的是全身赤裸的张开双腿的女友,她的阴部热腾腾的。
  「我要告诉你发生了什麽,但是,你先脱去衣服。快!」林娜说。
  当她说第二次时,我才反应过来,并迅速脱下衣服,加入到她湿热的沙发中。她让我靠近她的脚坐下,我这才看见她的脚上不再是涂着金属色的趾甲油,而是乳白色的液体。
  「我的天!」我叫道:「那是精液!」
  「是的。」她兴奋地说:「快来,让我来给你来一次真正的脚淫。」
  她用趾头夹住我的肉棒,那双脚还流着鹏子的精液。她的美脚、她的脚淫、另一个男人精液,这些让我迅速达到极度亢奋。我的液体也流了出来,混在了她的双脚中。
  当我由於亢奋後躺在一边喘气时,我那可爱的女友用嘴舔她脚上的每一点液体,我的,还有鹏子的。当然,那晚我们在极度的做爱中渡过的。
  林娜继续在那个绘画班当模特,又过了几周,这个班结束了。他们举行了一次庆祝晚会,我和林娜都应邀参加。我们20几个人在喧哗的迪斯可声中饮酒和各种饮料。
  我看见林娜与其中的几个小夥子蹦着,但当我看见她与鹏子共舞时,我隐约感到又有什麽乐趣要发生了。那天她穿了一件洁白的裙子和一双最性感的凉鞋,她美丽的小脚和趾头全部露在外面。
  当音乐突然奏起了轻音乐时,缓慢的曲子飘起来,我看见昏暗的灯光下,林娜把鹏子的头拉下来,附耳对他说些什麽。
  鹏子惊得轻轻地退了一下,然後用负疚的眼光扫了一下我们这边。他们回到我们小桌子边坐下来,林娜立即握住我的右手。
  鹏子坐在她对面,当林娜在与他谈着什麽时,我与自己左边的老师聊着。我知道,不安份的林娜又在做着什麽。
  突然,鹏子站起来,说他要去洗手间。当他走後,林娜暗中用手猛地拉了一下我的右手,使我看见她笑着的脸。
  她用目光示意我看她的脚,并抬起那双热汗的脚伸向我们中间。在灯光下我发现她的十个趾头流满了白色的液体。这个小家伙竟然当着我的面,在这麽多人中,在这喧哗的迪斯可音乐中,又给鹏子做了一次脚淫!
  她确信没人看见她刚才的动作後,就用手把那一堆液体拈起来,一边用火热的眼光看着我,一边用舌头舔流着液体的手指,直到舔得乾乾净净。
  我全身爆裂,迅速拉着她到一间屋子,把我的肉棒全部塞进她的嘴中,直到把所有的精液全部射入她的喉中。